<em id="fyvhux972"><legend id="vbgnux703"></legend></em><th id="nfnmjf042"></th><font id="mlrnoe598"></font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ghhnjj322"><blockquote id="yoextz115"><code id="bpnaea548"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"qpgrpa541"></span><span id="pxkilt724"></span><code id="maybzg333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"hfcsaf242"><ol id="mwkgjf431"></ol><button id="wtspap711"></button><legend id="drhwkn367"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"cxcftm569"><dl id="mobfrq552"><u id="sfibpp628"></u></dl><strong id="uoppyy185"></strong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浪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称为“狗皮膏药”,禁毒社工上门常遭冷眼-mg视讯下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时间:2019-06-28 20:12:43来源:大众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听说过禁毒社工吗?他们是一群活跃在社区、在一定时间内为“瘾君子”提供生活关心、戒毒康复、就业指导及行为督促等帮助的专业化人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禁毒社工是禁毒路上不容忽视的力量,他们所做的工作令人心生敬意。不过,有时他们也不被理解,“吃闭门羹、遭冷眼是常事,甚至被吸毒者家属称为‘狗皮膏药’。”尽管如此,他们仍然坚持不懈,“因为我们很想帮他们重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禁毒社工孟凡群对社区戒毒人员进行心理辅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纹身男闯进办公室,让走走过场就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谁也不会想到,作为历下区招聘的首批禁毒社工,孟凡群是旅游专业毕业。在文东街道6.62平方公里的地域面积内,他和同事们曾负责14名因吸毒进行社区禁毒和康复的人员,如今受管控的还剩四人。孟凡群说,他的日常工作并非像民警一样去打击涉毒犯罪、抓捕涉毒嫌犯,而是用另一种方式来感化、帮助涉毒人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接受社区戒毒的,吸毒情况都不是特别严重,毒瘾来了浑身发抖不受控制的情况几乎没有。”孟凡群介绍,社区戒毒的很多人都是因为不慎或是好奇而沾染上毒品的,他们要经过三年的社区戒毒,分阶段进行尿检、心理辅导等;此外,还有一小部分是强制戒毒后接受社区康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禁毒社工这份工作并不容易干。戒毒人员却对他们普遍存在抵触心理,不接电话、隐瞒真实情况是常有的事,有时还会遭到恐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,孟凡群负责帮助王明(化名)戒毒康复。王明是一名小工头,与朋友聚会时不慎染毒。起初,孟凡群电话打过去,王明要么不接,要么以“事多、没空”为由拒绝。后来,王明总算同意见面了,但最先闯进孟凡群办公室的却是两名戴着大金链的纹身光头男子。两人说话也不客气:“你就是孟凡群啊,注意点儿,这事儿走走过场就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进一步接触后,王明被孟凡群的真心实意感动,他一边道歉一边拍着胸脯:“我误会你们啦,以后你有什么事儿尽管说,只要我能办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体检合格后,第一个电话打给社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工作不久,孟凡群就遇到了一个棘手的情况:戒毒人员刘华(化名)多次想自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刘华做酒水销售,一次在KTV喝二场时,他迷迷糊糊地吸了几口朋友递来的东西,被抓后才知道是冰毒。”涉毒的刘华被公司开除,让他意想不到的是:去办离职时,公司人事主管竟当面戴上口罩、手套办手续,生怕与他有任何接触。不仅如此,亲朋好友也开始躲着他,就连老婆也闹离婚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刘华有了厌世倾向,多次想跳楼自杀,但都被人救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戒毒人员往往比较自卑,总感觉旁人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他们,生活中很难与人沟通交流。这就需要我们在工作中首先用爱心、用实际行动来消除他们的顾虑,才能建立良好的关系。”为了帮助刘华,孟凡群可以说是跑断了腿,有一段时间差不多就“住”在了刘华的家里,和他谈心、进行心理疏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终,“近而亲之”的孟凡群感动了刘华,不仅让他走出了阴影,两人还成了朋友。“我至今记得,刘华体检合格后第一个打电话给我。”孟凡群回忆,“他在电话里告诉我,说他可以和老婆要孩子啦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挽救的是一个家庭,遭冷嘲热讽也要帮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孟凡群等禁毒社工来说,他们的工作不仅仅停留在心理辅导、尿检及家访上,还要帮助戒毒人员解决生活困难、帮其重返社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7月,辖区的赵丽(化名)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染毒。面对禁毒社工的帮助,她却很不配合,要么联系不上、找不到人,要么就不按时尿检,即便接了电话也是冷嘲热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属也像遇到怪物一样对待我们,一问三不知。”后来,孟凡群了解到:赵丽及其家属有顾虑,怕此事被外人知道,会对一岁多孩子的成长造成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孟凡群工作时就特别注意考虑保护赵丽一家的隐私,在生活上也尽量帮助他们,“比如帮赵丽找工作,老人身体不便帮忙跑腿或是逢年过节的去走动走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社区戒毒期满解除后,赵丽十分感激地对孟凡群说,“谢谢你没有放弃我,挽救了我的家和我的孩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孟凡群说,“戒毒人员虽是违法者,但也是病人,也是受害者。我们多一分努力,他们就离“阳光”更近一步。”据历下公安禁毒大队郎卫华大队长介绍,目前历下区共有45名禁毒社工,全区戒毒社区康复人员执行率一直保持100%,先后协助安置了48名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就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了,孟凡群谈及到这份工作带来的感触,他说最深的就是见到了太多悔恨的眼泪。比如,五旬的刘某因为自己染毒,连老母亲去世都没能见上最后一面,每每提及他总是懊悔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辑:甘再松 审编:yw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公益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、凡本网来源注明“中国公益新闻网”的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公益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公益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中国公益新闻网)”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3、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4、联系方式:中国公益新闻网 电话:010-57256752  电子邮件:450952431@qq.com